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姓徐名南
作者:露馅的芝麻胡   诡异监管者最新章节     
    北部悬崖,未知地点。
    黄半仙拉住徐南的两条腿,将其从顾行简的袍子下给了出来。
    此刻徐南早已面目全非,整个人瘦的跟一根竹竿也相差无几,尤其是那张脸几乎就是一张皮裹在骨头上。
    如果不是那双灰暗的眼睛里,还闪耀着炙热的愤怒,想必他连撑到现在的唯一念想都没有了。
    但毕竟徐南已经快成了废人,他的一切都要被顾行简的黑袍榨干。
    如今身上只剩下徐茶的鬼魂,其余罪物尽数被摧毁,至于徐茶……本就是一个最有可能要他命的东西。
    黄半仙将半死的徐南架了起来,望着顾行简低声问道:
    “店长,真的要把他丢出去吗?
    难道你不怕他将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侯贵生?”
    就在方才,黄半仙等到了顾行简来应对侯贵生的方法,可却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把徐南丢给他”。
    黑色的袍子,看起来深邃而又神秘。
    而与其说,是顾行简穿着这件袍子,还不如说是袍子压在了顾行简的身上。
    徐南如今一撤,现在黑袍之下压着的人,就只剩下了顾行简一个。
    黄半仙能够明显察觉到,顾行简此刻的呼吸频率要比之前快上了几分。尽管他双眼已经闭合,隐藏着情绪,可却仍然能够看出就算是顾行简,也有一种硬抗压力的表现。
    黑袍,在某种程度上等于“红禁”,是顾行简一个人将这个红色禁地扛在了肩头。
    自从来到这个红禁后,黄半仙除了算了一卦外,并没有参与到“破解禁地”“收服鬼物”“使用鬼牌”这些环节中。
    顾行简一个人就完成了这些,也不许他参与其中,黄半仙更像是一个观众。
    而现在,丢出徐南的决策下达后,他也没有得到解释的机会。
    顾行简的表情很严肃,甚至说是严峻,这是一向云淡风轻的他,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模样。
    黄半仙犹豫了片刻,又看了看外面侯贵生及已经破体而出的红衣女鬼,最终咬了咬牙后,将徐南随意地往边上丢去。
    这一幕,看起来很是神奇。
    黄半仙、顾行简所处的位置,其实与侯贵生完全一致,都是北部悬崖。
    但他们却像是处于平行时空一般,且视角和行动的优势在第九分店。
    侯贵生看不到他们,他们却能看见侯贵生,并且做出一些改变对方时空的举动。
    明明是随意的一丢,徐南就从第九分店的时空,来到了侯贵生的时空。
    黄半仙看着突然凭空出现在侯贵生身旁的徐南,表情复杂地又悄悄看了一眼闭目的顾行简。
    顾行简要独自硬抗红禁,可能是因为无法分神,也可能是因为他已经认定侯贵生不会再构成威胁,所以一直没有睁眼。
    黄半仙又陷入缄默,看着侯、徐二人,默默祈祷。
    “侯贵生,你敢一个人来,如果就这点本事还不如早点走;
    季礼,这次你真的是凶多吉少,到底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你的命运了;
    至于徐南,我刚才偷塞给你的符箓,可千万藏好,别被顾行简看见……”
    ……
    上吊绳罪物。
    使用方法:通过“勒颈自杀”的方式,将绳中怨鬼唤醒。
    效果:在使用者“自杀期间”,怨鬼将现身,自动寻找活人作为攻击对象,使用者除外。
    使用者需掌控“自杀进程”,死亡气息越浓烈,怨鬼的能力就越强,但当死亡味道达到“一定程度”,怨鬼有几率会将攻击目标对准使用者。
    代价:使用者“自杀期间”无法行动。
    而现在,侯贵生身上的死亡气息已经浓郁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程度。
    他的脸色呈现一片黑紫,大量的血液冲上颅内,令其眼珠凸起,遍布血丝。
    上吊的死法,最恐怖的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这个持续性的死亡过程。
    它会将人求生的希望,一点、一点地消耗、磨损,让你亲眼目睹自己的扭曲与死亡。
    然而,按照罪物信息来看,侯贵生已将自身逼到了这种程度,甚至红衣女鬼随时有几率“叛变”。
    可红衣女鬼在北部悬崖,四处游走竟然根本没有找到攻击的对象。
    尽管侯贵生也不清楚女鬼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但这是一件堪比四星等级的罪物,包括其效果,在理论上来讲都没有上限。
    就算顾行简通过未知手段隐藏起来,以此刻的死亡加持,红衣女鬼也不该一无所获。
    除非,顾行简根本不在这里。
    正当侯贵生准备动用这根上吊绳的第二阶段时,一个身影突然凭空出现砸在了他的身上。
    但此人的出现,立马引起了红衣女鬼的注意。
    侯贵生的眼前只闪现过一抹红色,紧接着就是大量的鲜血飚飞。
    那人没有惨叫,只是抬起了冷冰冰的眼眸,让侯贵生看清了他这张形如枯槁的脸,以及这张脸上逐渐升起的一片白。
    侯贵生的呼吸一凝,赶紧用手扯住上吊绳将其拽了下来,及时切断罪物的使用。
    红衣女鬼消失不见,只是留下了一行血脚印。
    侯贵生将压在身上的徐南推开,深呼吸了几次后,才逐渐清醒,再一次仔细打量起了眼前男人。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在四楼与之碰过面。
    对于这位第一分店的副店长,他当然是有所耳闻,且对方与顾行简的恩怨也是众所周知。
    徐南会变成这幅模样,又突然出现在这里,对于他而言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
    窒息的后果逐渐散清后,他也才看到徐南的背部正在向下淌血,上面的道道抓痕已经把皮肉完全扯开,这是红衣女鬼的杰作。
    而徐南那张干瘦的脸上,涌现的一片白色也不是幻觉。
    一只像是被井水浸泡出恐怖惨白的女鬼,正在占据徐南的另一半身体,或许这也是他能够从红衣女鬼手下活下来的原因。
    对于徐南,侯贵生有诸多事情想要询问。
    但还没等他开口,徐南却眼中流露精芒,声音极度沙哑地抢先说道:
    “最后一个红禁,在顾行简手里。”
    而这句话,更是令侯贵生陷入了错愕与困惑之中。
    徐南已沦落到如今模样,他的话不可能作假,必然是非常确凿。
    可最后一个红禁,如果在顾行简手中,那么此刻季礼又身处何地?
    他侯贵生现在的所作所为,又有什么意义?
    “但也可以说,最后一个红禁也在季礼手中。
    你是来帮季礼的,我是来杀顾行简的,如果你有这个胆子,敢不敢跟我去拼一把?”
    这一刻,徐南的气息与在顾行简手下的瘫软,完全不同。
    他说这话时,表情非常镇定,语气中尽管蕴含愤怒可却并没有那么极端。
    这不禁让人怀疑,如果他真的如此冷静,为何还会落到如此地步。
    还是说,这位第一分店的副店长,有自己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