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格兰特独闯市政厅!王守仁策反香蕉
作者:古拉格手艺人   我,朱厚照,加入美帝聊天群最新章节     
    “现在这等程度的规模,会有什么长官出来?”
    朱厚照看了看市政厅,虽然他们人多势众,都到这里来了。
    但市政厅面前也只有警员在拦着,并没有出现什么高官。
    “这种级别的游行,如果州长在的话,州长肯定出来,检察长在的话,检察长也会出来……”
    杰克逊估摸了一下:“不过,我的经验可能管用,还是按照我们的计划来吧!他们不出来,我们逼迫他们出来。”
    “好!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朱厚照没硬来,专业事情专业干。
    稍微交换了一下信息后,他就看到杰克逊派出的人,重新升起了一个旗帜。
    “我们要退出联邦!退出联盟国!我们要求中立!”
    “纽约不需要战争!”
    口号也重新换了一下,效果……立竿见影,因为这可比什么要联邦公布真相要有用的多了!
    “对!我们要公投!纽约不属于任何国家!我们纽约是自己的王国!”
    游行的人立即像是打鸡血了一样,瞬间又高呼起来。
    “远离战争!纽约中立!”
    “远离战争!纽约中立!”
    能来的都是一些被压迫的美利坚底层人民,别看联邦军队在此前节节胜利,但那都是他们连夜不停工作的原因。虽然没有参加到前面的战争,但也算是为内战贡献了一份力。
    林肯现在没有了,眼看战争还要打下去,他们自然就反战了。
    口号效果很出众,哪怕是其他有诉求的抗议者,还有旁边的围观者,只要是纽约普通人,听到这种口号,都很心动。
    纽约可是在美利坚中心,他们自有州情在,他们不需要南方的奴隶,也不需要北方的手工业,他们只需要源源不断的金钱在他们这里交易就好。
    上战场了,还要象征性的支援联邦一点。可如果选择中立的话,现在……未必不是很好的选择。
    纽约已经在这场内战之中,得到了快速的增长和膨胀。
    “这就是民心啊……”
    “该死……这些家伙到底是谁?”
    “他们说的好有道理!我们纽约为什么要加入任何一方战场!我们纽约州完全可以独立!”
    置身其中的费奇等记者媒体们,仿佛也受到了感染,感受到了民心,然后他们认真想了想,当前的纽约,加入某一方,还真不如独立还好!
    合众国合众国,当然是好处多多合众国,大难临头各自飞咯。
    还指望他们这个新生的国家,对合众国有什么包容性?
    这个提振人心的口号,甚至让费奇等人明天的新闻标题都想好了,在这场内战之中,纽约率先宣布中立。
    这种新闻,才是纽约大众喜闻乐见的东西,什么戴维斯总统来联邦了……其实一些普通大众,连戴维斯是联盟国总统都不知道。
    “好好好……还想要这么玩是吧,只是,这么玩,不出点人命,怎么行!?”
    格兰特好不容易挤进人群,看到如此热闹的市政大厅,直接被激活了嗜血本性。
    他没有加入人多的地方,反而选择绕到了市政厅后面人烟稀少的地方。
    虽然,这边也有重重警卫守着,但格兰特不惧。
    “哥们!什么情况?这边不是你来的?”
    格兰特直接就冲了上前,不出意外直接被一个人拦住了。
    “我是国会国民警卫队的陆军中校尤利西斯!现在奉国会命令和州长命令来给你们维持秩序的!”
    格兰特面色一僵,都不用暴露太多本性,只是沉着脸,就有一股居高临下的上位者气势。关键是,这股气势,是真的。
    对于这种守卫而言,都不用说,仿佛dna识别一样,瞬间心领神会。
    “中校!请进!”
    守卫还直接给格兰特行了個礼,直接放他进去了。
    “很好,你叫什么?”格兰特淡淡点头,随口一问。
    “欧拉罗杰琼斯……”
    “欧斯是吧,我记住你了。好好守着这里,不要让其他人进来了。也不要放任何人出去。”
    格兰特都没有等他说完,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大人物!这一定是国会的大人物!刚刚他问我名字了,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杀气……”
    格兰特走进去后,他还有些兴奋,仿佛感觉了一种莫名的荣耀,因为格兰特给他感觉是一模一样的。
    “你!过来!给我说说什么情况!现在我们市政厅有多少人?”
    然后,格兰特进去之后,仿佛真就在履行全场指挥官的任务,直接像是回家一样,开始命令这些警卫了。
    “你是谁?”
    “为什么要指挥我们?”
    这些警卫开始茫然了。
    格兰特也不多说,从身后把一个大包提了出来。
    然后……吓了众人一下。
    他旁若无人的取出大包里面的头盔、服装、武器、手枪、手雷等等……
    这些东西一出来,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不准动!放下你的武器!再动我打死伱!”一个头头吓了一跳,这才拿出枪指着格兰特。
    格兰特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可以对准一点我的眉心!”
    说着,他继续旁若无人的脱衣服,随后直接把这一套从威尔逊他们那雇佣兵带来的全套装备,一件一件的穿好在身上,中途,他也没有去动手枪,手雷之类的。
    穿好之后,格兰特直接立正站齐,一声大喊:“美利坚联邦国会国民警卫队的陆军中校尤利西斯!前来报告!你们这里的一切,暂时被联邦国民警卫队接管了!”
    他这一声大喊,甚至都把市政厅二楼的一些政客们吸引了过来。
    而后,他这一身像模像样的装扮,直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国民警卫队?陆总中校?”
    一楼的警卫们这才茫然无比的放下枪,面面相觑,联邦有这个部门吗?
    不过,格兰特这一身,真的好帅,好飒!
    他的一身装扮,真的和他们心中想象的神秘的联邦国民警卫队很相似。
    “联邦国会的长官?”
    “您是中校?”
    这个时候,那个拿枪指着格兰特的警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就下意识的收枪了,他直呼庆幸,幸好自己没开枪。
    “你们这里的主管呢?就没有一个负责安全的人过来接待我吗?”
    格兰特没理会他,直接又把手枪、手雷等等装备好,一边装备,一边不耐烦的看着周围这一切。
    “抱歉,长官!我们的安全主管在州长那儿,他们正在商量前面游行队伍处置的问题!”
    格兰特面前的警卫更是感受到一股上级森严的味道,想都不想就直接曝光了他们安全主管的情况。
    “让他下来,我在这里等他!”
    格兰特直接就点了根烟,靠在了墙壁上,官僚做派显露的一览无余。
    “是!”那警卫哪敢怠慢,直接小跑上去汇报了。
    “至于你们……你们纽约州的警卫队,就是这个情况吗?外面的游行队伍都快冲进来了,还不好好看着?”然后面对还看着他的众警卫,格兰特更是轻蔑的吐了一口烟雾。
    刷刷!
    众警卫连忙各司其职,更加用心用力做好他们的保卫工作。
    格兰特的气场太强大了,仿佛就是一个将军,把他们压得死死的。
    “呵呵……”格兰特笑了笑,没想到还真成了。
    “你,过来一下……你知道目前市政厅有戴维斯吗?”随后,格兰特直接指了指一个门口的警卫,那警卫过来后,格兰特直接问。
    “戴维斯?”警卫懵。
    “英国人呢?”格兰特继续问。
    “倒是有几个英国人……”警卫这下能回答了。
    “行了!去吧,守好你的门!”
    “小家伙,今天希望上帝保佑你!”
    格兰特下意识看了看五楼方向,这市政厅他自然来过,知道里面的重要客人会安排在哪儿。他还知道州长的办公室,但他都没有上前去。
    然后,算了算时间,他果断向州长办公室看去。
    恰好,那窗户开了一下。
    格兰特给了一个微笑,他是很确信,这个时代纽约州长也好,佛吉尼亚州长也罢
    “国民警卫队?中校?”
    州长从窗户边回头,看着安全主管:“乔伊,我们联邦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国民警卫队,什么中校?而且……他的装扮,怎么看起来那么有杀伤力?联邦的秘密部队?”
    安全主管乔伊有些奇怪:“我也没听说过……或者,有很多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这的确有可能,他们的确不太关心联邦各部门的组成。
    “乔伊,这个人来历神秘,你先去帮我看看,他有什么事情?”
    州长自然不会以身犯险,直接让安全主管去负责接待格兰特。
    他本人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州长,现在吗?”乔伊问。
    “现在……”州长点头。
    “州长刚刚我们不是说……如何处置前面的队伍吗?他们现在都想要我们纽约在这场战争之中中立了!”
    “这个事情……你先去前面挡一挡,说我高度重视此事,正在召集议员们来商议这个事情,检察长、议员们都在来的路上,让他们先等着……我们已经在做了!”
    州长显然也是会做人的,知道事情可以不处理,但态度先要必须明确了,这是群众工作的要点。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实在不行,就表演一场什么纽约公投出去的戏码,反而还可以借此要切联邦中央一些事情,何乐而不为。
    计票监票的人在他们手中,还不是想要什么结果就什么结果?
    而这一套流程下来,民众们早就忘记了。
    “是!”安全主管出去了。
    ……
    “杰克逊你说……现在就比煎熬是吧?”
    “你们处理事情,就是这个流程是吧?”
    外面,朱厚照也算是了解到了这一套处置办法。
    “嗯……所以,我才让小朱将军你们给大家准备足够的食物和水,需要一点时间的酝酿!什么时候他州长和检察长出面了,我们才可以什么时候动手,让这些人冲进市政厅,他们始终还是不敢的。”
    杰克逊也在给朱厚照分享经验。
    “啧,你们还是太温和了,我们那边……管他三七二一,先放火,然后看着那些保卫没有,再直接正法两个,包管什么县太爷等紧闭大门,就直接开打!运气好一点,县太爷那边有高人能活命,运气不好……呵呵……”
    “就这么简单……那还像是你们这边……”
    朱厚照鄙视不已,但也不急:“没事,反正今天最迟天黑之前,会给他们一个好好震撼!我等得起!或许,我还应该去华尔街看看,让你们所有人以为,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游行……”
    朱厚照有了另外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一出,他就忍不住寻找王守仁。
    一下子,就在几百米开外,看到了王守仁。
    “老吴,这些美利坚人,其实也不可怕!你不应该害怕和他们交流……他们现在至少也是善意的。”
    “你们能够互相给到笑脸,已经是进步了的……”
    “同样,我还发现……你总有一种外面太可怕了,故意给乡亲们灌输少和美利坚人交流的思想,是想要彻底把他们奴役吧?这样虽然是好事,但也是会让大家故步自封……”
    王守仁这边,在这道靓丽风景线之中,他在和吴安良负责后勤发放。
    得空之余,他谨记朱厚照的纷纷,给吴安良来做思想工作了。
    他其实都不用和吴安良相处多久,相处几个小时,就已经把吴安良这个人摸透了。
    “大人,我,我不敢……我没有这种想法!”吴安良还想逃避。
    “连想法都没有了么……看来,结症还不在你这里,应该在爱新觉罗家……”王守仁自然会总结问题,因为他就很有体验。
    他们这只大明军队一千人,可是和杰克逊这一千人相处得很好。
    大明军队有自己的自信,杰克逊军队也给了他们同等尊重。
    虽然语言不通,但在这些天的相处相伴之中,他就发现了两个人种之间,差距没有那么大。
    相反,吴安良等人,骨子里面就有一种谨小慎微和自卑感,让他们不敢面对洋人,不敢惹祸,也不敢有不敢的想法。
    “爱新觉罗……”吴安良脸色更加变了。
    “我觉得!老吴,你们要改变……还是要从这个鞭子剪起!”
    “都出来那么多年了,你们还不知道这里距离中原有多远么?你们认为爱新觉罗的皇帝,能把你们抓回去?”
    “还有……这些美利坚人,他们身上,有害怕皇帝,有害怕权力么?他们身上,应该有好多东西让你们学习啊!”
    朱厚照休息好,来找王守仁的时候,王守仁就在苦口婆心的劝吴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