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简单的推理
作者:早起无言   流浪诸天的剑客最新章节     
    折木拿着手机快速的翻找着各种讯息,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片快速的收入他的眼中,而他像是不需要思索一般的就将之略过。
    看他的所作所为像是心中早就有了目标,但是不停翻找的样子却又像是漫无目的的搜查。
    千反田有些气馁的向着折木这边走来,没办法,因为出现的太多次了,连佐仓这个很少会去关注旁人的人都已经反应过来,甚至就连变装也没用就被佐仓提前避开。
    眼看就要束手无策,但是折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担忧,而且还有余力玩手机。
    不过千反田并没有对折木的这种行为有所抗拒,只是好奇的走过来问道:
    “你在看什么?”
    “佐仓爱里的身份。”
    折木回了一句,但是眼睛还在不停的翻阅着各种讯息。
    “她的身份?”
    千反田有些迷惑的念了一句,在她看来佐仓不就是一个普通学生吗,能有什么身份。
    听到千反田疑惑的声音,折木也没有卖关子,先将手机放在一旁,用手指揉了揉过劳的眼角。
    没办法,长期没有经历过如此剧烈的消耗了,身体一时间很不适应,尤其是高强度的搜索信息就更是如此了。
    “没错,但我说的身份并不是指佐仓爱里不是学生的意思,而是指她除了学生这层身份之外还有一层身份。”
    “为什么这么说?”
    “所谓的推理分析并不是一件特别的事,只是将有可能的情况一一列举,最后再一一排除,大胆推测,小心求证,这就是推理的本质。”
    折木这么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和笔放在腿上。
    “首先,我们可以分析,为什么佐仓爱里如此怕生,这种怕生有哪些原因。”
    折木的笔快速的在纸上写着,然后嘴里无比清晰的念叨:
    “一般来说,怕生的原因虽然会归结于性格,但是这种性格的养成却并非是天生使然,更多是后天形成,那么由此推论,会形成怕生原因的可能就有……”
    “家庭……”
    千反田听到折木的话后下意识的说道,随即就是心中一紧。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各种新闻和故事中的情节,结合当下的情况来推断,佐仓的情况的确是很有这种可能性。
    折木没有否定千反田的话,只是将家庭两个字写在上面,然后接着说道:
    “而除了家庭的影响外,同学、朋友的因素也有可能,比方说过去曾受到过朋友的背叛,所以遗留下了创伤。”
    千反田沉默了,只是坐在折木旁边无比认真的看着折木手上的信息。
    折木脸上闪过些许的不自然。
    靠的太近了……
    “然后呢?”
    千反田抬起头看向折木,折木轻咳一声,眼神再次恢复冷静说道:
    “比方说还有爱好、兴趣与人不同,从小展现过另类的资质遭到他人的打压等等……”
    “好可怜……”
    “先别急着下定论,我们这里只是将她怕生的可能性列举出来,并不是说这就是真相。”
    折木说着,将笔指在家庭的字眼上说道:
    “如果是家庭原因,可能引发的争议会有哪些……”
    折木下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看了眼千反田后略有些沉默说道:
    “这个可能性可以忽略。”
    “为什么?”
    面对千反田的眼神,折木的眼神稍稍偏移,虽说作为推理的逻辑应该细致,但是如果将这点继续深入下去就太黑暗了。
    “为什么?”
    千反田又问了一句,折木嘴角微动。
    “我很好奇!”
    迎着千反田的眼神,折木终于败下阵来说道:
    “如果说是因为家庭原因,就不排除两点,暴力和恶意,比方说长期处于压抑的家庭环境中,或者说因为暴力因素导致的性格上的压抑和自闭。”
    千反田神色一滞,垂下头稍稍坐直身体,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有些灰暗了起来。
    “不过这个只是可能,而且已经可以排除了。”
    看到千反田的这个样子,折木连忙说着,然后解释道:
    “因为如果她真的遭受到这样的对待,那么她在对人的反应时会更加极端,或者会更加沉默并且自暴自弃,对生活也不抱有积极的态度,甚至再经受暴力的可能性时,身体会下意识的遮挡自己受伤的部位。
    尤其是她在面对你不依不饶的追击时,展现出来的既不是充满敌意的对抗,也不是完全放任自流的听之任之,只是单纯的逃避,而这种反应恰恰证明她并没有对生活丧失信心,从身上的打扮来看,她也不是那种对生活丧失了信心的类型,所以这点可以排除了。”
    折木讲了一大段话来解释原因,总算是将千反田灰暗的情绪驱散。
    “既然不是家庭,那就是过去学生时的经历吗?”
    “有这个可能性,只不过这种的因素就越来越多,无法准确判断了。”
    “那怎么办。”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进一步的引入线索,或者说,引入证据来完善推理。”
    折木说着开口问道:
    “在和佐仓的接触过程中,你有发现她的身上有一处地方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区别吗。”
    千反田闻言若有所思,虽说十几次的接触下来几乎没能聊上几句,但是对于佐仓的认知也算是建立了起来。
    如果要说哪里和别人不同的话,可能只有性格方面了,但是如果说问题是性格的话,那么这个不同就没必要再提一句了。
    折木说的也肯定是她能够发现的东西,并且这个东西并不是一种内在的感性的东西,也就是说……外在吗?
    千反田忽然一愣,然后立刻说道:
    “对了,她脸上的眼镜似乎不像是由于近视才戴的,更像是装饰用的没有度数的平框眼镜。”
    “没错,这就是线索,从这个线索就能引发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明明并没有近视,却偏偏要带上一副没有度数的眼镜呢。”
    折木说着竖起手指一根根掰开说道:
    “一,这是一种时尚的打扮,可以彰显自己女性的容貌。”
    千反田闻言想了想然后摇头否认道:
    “如果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话,那就与她怕生的性格冲突了。”
    折木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说道:
    “二,为了掩盖自己的容貌。”
    千反田闻言心中讶然,然后点了点头略有些认可,不过很快就摇了摇头说道:
    “这样的话的确和她性格的原因对上了,但是却没有理由啊,毕竟这样做的前提是有人认识她,所以才需要掩盖吧。”
    折木听到千反田的话同样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这就是引发出来的下一个推论,那就是【如果她不掩盖自己,就可能会被人认出来】。”
    千反田恍然大悟,看着折木说道:
    “这就是你所说的她的另一层身份的原因吗。”
    “没错,假设她是一个如果被人看到真面目就会被人认出来的身份,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她是名人。”
    千反田闻言看着折木,眼中闪过些许不一样的光彩,但很快就沉寂下去,想了想问道:
    “可如果她真的是名人的话,又这么怕生,可能吗?”
    “不管可不可能,至少可以先往这个方向求证,不是吗。”
    折木耸了耸肩说道,千反田闻言点了点头。
    原来这就是折木刚刚为什么一直在看手机的缘故吗。
    “所以你找到了吗?”
    “没……”
    折木轻叹一口气,虽然推理出来了,但是名人的涵盖面太广了,考虑到需要遮掩面容的缘故,因此排除掉不露面的名人,剩下来的职业就只有偶像、明星之类的职业了。
    可即便如此,要找出来也实在是一件堪比大海捞针一样的行动。
    折木的分析能力强大不假,但是收集信息的能力却与分析能力无关了,这个只有靠时间磨,没有太多取巧的法子。
    考虑到年纪还有出道的时间,排除掉明显对不上的之后,也还是剩下来不少。
    并且最关键的是,他并不知道佐仓掩盖后的真容是什么样,只能凭借肉眼来确认。
    这种高强度的观察活动对他来说太折磨了。
    不过好在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最后还是让他排查出来了一部分,已经比之前要好太多了。
    “我来帮忙。”
    “拜托你了。”
    听到千反田提出帮忙的想法,折木果断的就接受下来,他才没有什么自己应该承担更多责任的想法,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越快解决越好。
    “放心吧,经过我的筛查已经排除掉一大半了,剩下的也就只有二十几个,快的话一个小时应该就能结束。”
    “好,让我看看第一个是谁,樱岛麻衣,6岁时以童星身份出道而活跃,转型成为女演员后广受欢迎,不过在她即将初中毕业时,突然宣布停止演艺活动,有传言她已经进入东京都高度育成高等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