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要得就是快刀斩乱麻
作者:传教士姿势   女人呻吟声大了男人越有劲吗最新章节     
    我是人间井龙王我是井中一小神第四百二十章要得就是快刀斩乱麻随着【督管天下漕运总司大元帅】神名的传播,几乎每一艘船上都请有邱平的塑像或者神像。漕运重新恢复了畅通。

    原本许多观望的小门小户,但因为货物积压,不敢拖延,哪怕有钞关盘剥,他们也咬牙认了。

    就算来回赚得微末,也好过这批货物砸在手里。

    “这新任河伯到底在搞什么鬼?这外界怨碍之气吓人,我几乎都不敢脱离水府。”

    “他莫不是想拖着我等同归于尽。”

    在洵水水府之中,一身披甲胄,面目粗豪之人言语中颇多恼意。

    此人非是旁人,正是这洵水同知聂向涛。

    诨号:翻江镇平大将军。

    自打邱平来了此处后,到处传播其神名,又大肆干涉人间之事,引得整个漕运体系都震动莫名。

    虽然说压力的大头都在邱平那儿,但他们这些人,毕竟享受供奉,哪里又有安稳?

    他们一睁眼,便瞧见外界汹涌而来的怨气和生灵杂念,着实让他们胆战心惊。

    众人忖度,那邱平顶着最多的怨气,怕不是早就被生灵杂念侵袭,不然怎么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举动。

    “报……”

    “启禀将军,安泗湖水匪沿着水道进入洵水,正欲劫掠商户。然河伯……河伯施展神通,使得群匪无法靠近商户船只。”

    “群匪无法,便去冲击钞关。”

    “如今多处钞关告破,官员出走,差役奔逃,一片混乱。”

    就在此时,外界出来急报。

    听闻此言,聂向涛却犹如遭遇雷劈,整个人心神恍然。

    旋即他的内心满是悲愤,这邱平是真的要把他们全部都害死啊,你这胡搞乱搞,竟然蓄意引导众匪去冲击钞关,这是想把朝廷也拉进这个漩涡啊。

    “快……快与我准备鞍马,我要去帝京!我要去上禀天听!”

    聂向涛再也忍不住了,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决计不能在此坐以待毙。

    他就不信了,整个神道还没人能管得了此子?

    ……

    “轰。”

    在【替天盟】水匪冲击钞关的那一刻,邱平周身的神火剧烈震荡,他仿佛置身于一件铁皮屋中,能感受到外界狂风暴雨的剧烈声响。

    对于神道来说,此事一牵扯到朝廷,事态便会严重数倍。

    但是,无论外界的风雨如何汹涌,这间薄薄的铁皮屋,却始终岿然不动。

    毕竟邱平并未直接参与进此事,以神火之能,还能撑得住。

    邱平暗暗给神火点了个赞,不枉自己把另一个世界的创世神都干死了,才取回来一朵火焰。

    他恬不知耻,给一尊只能勉强算是天仙的神灵扣上了创世神的帽子。

    虽然这么说也没错。

    邱平的目光犹如闪电,仿佛一下子跨越重重空间,落到了海平府河段的钞关之处。

    因为漕河上往来船只尽数有邱平庇佑,那些水匪伤害不得,他们在情急之下,便对朝廷的钞关出手了。

    钞关按制应有百十人,但地方上却吃空饷严重,上下战斗力严重不足。

    面对如狼似虎的水匪,只是顷刻间就被攻破。

    但要说钞关内有多少财货,却是未必。

    时至如今,各处钞关贩卖官旗,银钱早就两讫,这些又非公产,怎会留在钞关之内。

    连着攻破数座钞关之后,得了财物还不够众人吃喝用度。

    这些水匪也是杀急了眼,便抓住各地钞关主事,直接杀入他们家中,将各家财物掠夺一空。

    邱平自是旁观这一切,若是为官清正,他便在暗中庇佑一二。若是贪敛成性,便正好借着这伙水匪之手,还这漕运一个干净。

    如今这漕运系统几乎都烂到根子,指望一点点重新修复,邱平可没这耐心。

    任何与朝廷有牵连的事情,总是错综复杂,千头万绪。

    索性一股脑把这烂肉烂疮都给剜掉,快刀斩乱麻。

    邱平正在漕河坐镇,却看到一团阴云从水下飞入天空,一威猛大将骑乘着阴马,四周有数十巡检跟随,一路向帝京而去。

    看来那聂向涛也忍不住了,终于准备亲自向帝京告状。

    不过,邱平根本不在乎。

    我是一方主官,在我的辖区内,我有瞎折腾的权利。

    当然,这样一切后果也得他来承担。

    便如当年的那位灞水河伯,也是与人合谋,开辟横贯数州之地的大运河,靡费的钱财万万,最终令国家也被拖垮。

    最终引得天道反噬,身死道消。

    “都跑吧跑吧,最好跑得一个不剩,我才好重新开始。”

    邱平看着聂向涛的背影,如今整个灞水体系之下,怨碍之气翻涌,尽管他一个人顶住了大部分的压力,但逸散出去的那些,还是让其他神灵心惊胆战。

    他还巴不得这些祸害统统跑得干净,也省得他费手脚收拾。

    如今这神道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愿意上位的神灵。

    邱平只是在心中转过一念,便不去想其他。

    他的目光继续落在众水匪身上,虽然他的行事酷烈,但却始终将事态控制在他神火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一旦这些水匪有伤及无辜的做法,他便出手阻挠。

    “公子,咱们此番获得银钱六十万又三千两,粮食三万五千石,足够咱们用一些时日。”

    【替天盟】人数众多,又兵器完备,面对地方上的官员简直降维打击。

    只是数日时间,便劫掠财粮无数。

    那精壮汉子面带喜色,开口邀功道。

    他们乘坐的小船上都堆着高高木箱,里面是沉甸甸的金银。

    而每一艘小船后面,都拴着七八个羊皮筏子,上面是捆缚结实的粮袋,此刻包裹得严实,随着众人一同顺流而下。

    但他口中的公子,却面沉如水,兴致并不太高。

    此番他们被迫出手,已然暴露了自己实力,如今大乾虽然积弊重重,但还未完全爆发出乱象。

    他们这数千人这几日举动,已经与明目张胆的造反无异。

    可以预见,在接下来些时日,他们会面对朝廷大军的全力围剿。

    哪怕依仗着安泗湖的地利,他们也没有信心面对一整个王朝的压力。

    “大……大当家,前面的水道淤塞,咱们过不去了。”

    就在此时,前方负责探查的水匪来报,言语中止不住震惊。